奥运会马术项目解析 盛装舞步悬念小三项赛最艰难

北京时间7月26日,奥运会已经结束了两天赛事的争夺,中国奥运代表团已经拿到了六枚金牌、两枚银牌和五枚铜牌,以13块奖牌的数量现在排到奖牌榜的第一位。而在诸多奥运项目中,奥运会马术项目一人也是备受关注的比赛。此次比赛中国首次以团队身份出现在马术的三项赛和场地障碍赛的赛场上。搜狐体育邀请到一位嘉宾与大家一起聊聊关于东京奥运会马术项目及中国马术队目前的一些情况。

搜狐体育:首先介绍一下我们的嘉宾,尹少坤,知名评论员、解说员。这次邀请他跟我一块儿聊聊奥运会的马术项目。少坤你好。

尹少坤:主持人好。

搜狐体育:这两天刚刚结束了盛装舞步的角逐,有29个国家59对人马组合参加了这场盛装舞步的角逐。从整个比赛状况来看,总共有8个国家团体和18位选手已经进入到明天和后天开展的团体和个人决赛。先跟大家简单聊聊关于盛装舞步的简单项目介绍。

尹少坤:今年观众朋友也会知道,国际马联为了让更多的国家(地区)参与到马术运动中来,团体赛赛制进行了改革。此前团体赛每个国家由四对人马组合参加比赛,但是今年缩减为三对人马组合。每个国家的人马组合数量少了之后,就有更多的国家和地区的骑手能够参加奥运会比赛,因为整个奥运会的马术比赛总的体量是固定的。这是今年奥运会三个团体赛项目相较于此前所有奥运会最大的不同。

具体到盛装舞步项目来说,昨天、前天已经进行了团体赛资格赛两天比赛的争夺,这两天比赛相同的科目,因为人马组合数量比较多,59对人马组合,分为两天进行。现在东京的天气非常非常热,此前国际马联特别针对今年东京非常炎热的天气做过一个关于马术项目的科普。马比较害怕闷热、湿热的天气,在这种情况之下会非常难受、非常非常不舒服。在这种情况之下,两天比赛从当地的时间下午5点、北京时间4点才开始,第一天比了29对人马组合,昨天比了30对人马组合,每对组合基本是9分钟的平均时长。在这个过程当中除了骑手完成动作时间之外,七个点位的裁判还要进行相应的打分,包括计算分数的过程。之前关注过盛装舞步项目的朋友也知道,每对人马组合有着严格的热身时间和上场时间,基本上分秒不差的,踩着点来到场上开始比赛。这种情况之下,比到了北京时间晚上9点。

在昨天和前天的团体赛包括个人资格赛结束之后,8支队伍拿到团体赛决赛资格。团体赛决赛在明天北京时间16:30举行。团体赛8支队伍每支队伍只有三对组合,一共是24对人马组合,团体赛决赛的冠军也将在北京时间20点到21点之间产生。经过个人赛资格赛争夺之后,18对人马组合拿到了将在后天进行的个人赛决赛的参赛资格。昨天和前天是团体赛的比赛,是奥运会三个比赛项目当中难度最小的比赛,采用国际马联大奖赛的科目,包含慢步、快步、跑步这样三种不同的步伐,当然在整个行进过程中对于各个技术动作要求是非常多的,难度也非常大。我们熟悉的帕萨基、琵阿斐,这两个动作属于非常难的原地踏步动作,可能目前国内的盛装舞步的马还不具备完成这两个规定动作的能力。我们知道国内最高级别到国际马联中一配乐自选,这个科目直观来说,根本完全没有办法达到奥运会最低的参赛标准,其实今年中国马术队也是没有能够拿到盛装舞步的参赛资格。这项运动目前中国和全球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差距,这是一个客观情况。

从前面两天的比赛情况来看,目前的比赛进程和结果也在我们的预料之中,尤其团体赛,我们看到这次德国队的阵容非常强,当然他们的强并不是这一届这么强,而是德国在盛装舞步奥运会赛场上过往的历史成绩过于出色,拿到了13枚团体赛金牌。过去20年到30年,他们除了丢掉2012年伦敦奥运会团体赛金牌之外,所有的团体赛金牌都是他们的。从资格赛以来看到,三位骑手完赛,德国队团体总分领先英国队超过400分,舞步的大奖赛团体的计分规则是把每一位骑手的得分相加,每个人的成绩是根据七个点位的总得分全部相加。400分的差距,我们简单做了一下统计,其实他们队伍的平均分已经超过了其它所有个人的最好成绩,基本在82.5分左右的成绩。除此之外,包括丹麦的女骑手杜弗,里约奥运会和伦敦奥运会个人赛冠军英国名将杜雅尔丹只有82分和80分。目前其它各个队最高水平达不到目前德国队的平均水准。没有特别意外的情况,明天团体赛的冠军应该是没有悬念的一场较量,因为德国太强了。

搜狐体育:这次的参赛阵容当中世界第一,包括世界第二都是来自德国。

尹少坤:第三、第四都是他们的。像52岁的伊莎贝尔一直在征战奥运,拿到十枚奥运奖牌。这也是所有马术项目获得奖牌最多的一位骑手。

搜狐体育:她被尊称为德国的舞步女王,包括荷兰的舞步皇帝也是来到了比赛争夺当中。在舞步的比赛当中,欧洲选手的阵容非常豪华,比赛当中马匹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冲击。年龄层来讲,盛装舞步的年龄层还是偏高。

尹少坤:盛装舞步和障碍以及三项还是有些不一样,马匹的年龄也相对偏大。很多马匹14岁、15岁,伊莎贝尔的马已经17岁,还是来到奥运赛场。盛装舞步这个项目马的日常调驯,包括技术动作需要马一点一点去学,达不到这个年龄,包括骑手没有一定马背上的积累,很难来到全球最高水平的比赛。我昨天特意看了一下截止到目前盛装舞步的世界排名,前十当中七对人马组合是来自德国,世界前四也就是这次德国队的三位主力阵容,第一、第二、第三、第四,伊莎贝尔和两匹马排第一和第三,另外两位骑手是第二和第四。另外的世界排名前十当中还有另外的骑手,丹麦的女骑手杜弗以及英国的女骑手杜雅尔丹。杜雅尔丹这次奥运会带的马非常年轻,只有10岁,她放掉了东京奥运周期的主力马而选择非常年轻的马来到奥运赛场之上。这种情况下,作为里约奥运会和东京奥运会的个人冠军,向三连冠冲击的难度非常大,这匹马之前没有在重大赛事亮相,可能杜雅尔丹的这匹马是黑马,昨天资格赛拿到80分,伊莎贝尔只有82.5分,不排除昨天整体评分的标准和体系会有收缩的可能性。目前排在第一位是德国排名第二的杰西卡拿到的近85分的分数。从整体比赛进程来看,18位骑手参加个人赛全部来自8个团体赛的阵容当中,德国、英国、丹麦和美国是全额三位骑手占据12个名额,除此之外荷兰、瑞典各两位骑手,这就16个名额,另外葡萄牙和西班牙,这八个队获得明天团体赛决赛的资格,最后我们看到盛装舞步的决赛圈还是几位女骑手的较量。在过去30年的奥运赛场上,男选手没有染指过金牌,今年可能还是这样一个状况。从资格赛整体情况来看,无论是伊莎贝尔还是杜雅尔丹,整体感觉是比较一般,可以期待的是杰西卡以及丹麦的女骑手。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东京奥运会的延期对伊莎贝尔并不是特别有利,骑手年龄比较大,马匹年龄也越来越大,对于更成熟的马来说,想让它在十六七岁时再提升一个档次,可能性其实已经变得非常小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对于杰西卡包括丹麦女骑手杜弗来说,她们多了一年之后,马匹反而变得越来越成熟。在这个过程当中,今年个人赛的金牌真的是不太好预测。

另外还有一点,目前团体赛大家可以关注一下第二名和第三名会是谁,冠军没有悬念的话只能是大家来看一看第二和第三到底谁能够发挥得更好一些。在这个过程当中包括美国队,包括丹麦队、包括已经来到东京奥运会赛场上的瑞典队在赛前因为马匹的状况都有非战斗性的减员。我们也知道,美国有非常出色的女骑手劳拉·格拉芙,在过去的东京周期无论是世界马术运动会,包括世界杯总决赛赛场上,她是前三名的常客,但是在去年年初她让她的那匹马Diddy选择了退役。那时候不知道东京奥运会会延期,这些骑手不会因为我只有六个月时间、五个月时间,再让我的马坚持这一阵,她已经提前退出奥运会的赛场。对于她来说,她觉得我的马到这个时间节点它就应该安享晚年,不会为了奥运会再让我的马坚持这半年。

另外,丹麦的一哥也一直长期稳居世界前十,也是选择了家庭生活,为了自己的爱人,为了自己的孩子,从之前的马房选择退出,那匹非常顶级的舞步马也就错失奥运会资格,人马分离之后,这个马房就不会把马再给他骑,他也是退出东京奥运会的比赛。包括已经来到东京的瑞典一哥帕德里克,因为马出现状况,没有来到赛场之上。在这种情况之下,因为一号主力缺失之后,对于整个团体,尤其今年这个赛制,所有人都计算成绩的话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之下,现在丹麦排第三,美国排第四,瑞典排第六,如果算上他们的头号骑手,很可能这个排名会在英国之前,但是现在没有这样的可能性,因为这些人都没有能够来到赛场之上。大家可以着重关注一下,到底谁能够获得亚军和季军。

昨天的比赛还出现一个情况,国际马联一直倡导的马匹福利之上的原则,奥地利选手维多利亚上场之前被劝退了,马的状态不太对劲,第一时间报告裁判团后让兽医检查,发现马的口腔有些许不适,直接说,OK,不好意思,你不可以来到场上比赛。

另外,新加坡的女骑手,也是新加坡第一次有人来到奥运会的马术赛场,个人赛资格,在比赛过程当中C点的主裁判当时察觉到可能嘴角是有血迹,第一时间叫停比赛,用餐巾纸擦拭之后确认有血迹。根据国际马联的比赛,出血的判罚条款,直接被淘汰出比赛争夺。虽然大家苦熬了五年,对于很多人来说奥运会资格非常珍惜,在这种情况之下国际马联一直倡导的马匹福利至上的原则成为全球重大赛事必须贯彻执行的首要原则。

搜狐体育:马匹福利对于人马组合来讲是至关重要的,这两天的马术运动项目是唯一不分性别男女同场竞技的运动项目。我们通过一些数据调查,其实马术的平均年龄还是比较高的,平均年龄在50岁以上。

尹少坤:应该这么来说,通常的年龄介于30岁到50岁之间,舞步相对差一些,毕竟在马背上,对于障碍和三项大多是30岁到50岁,50多岁、60多岁,今年澳大利亚的女骑手已经67岁了,是四个孩子的祖母,站在奥运会赛场上,这是东京所有参赛阵容当中年龄最大的选手。在此之前日本选手70多岁站上北京奥运会的赛场,同样也是盛装舞步这个项目。盛装舞步在马背上做相对应的规定动作,其实整个对于年龄的要求确实不是那么高,反而他们在马背上长年累月的积累,包括非常细腻的感觉,成了他们在盛装舞步赛场上能够获胜的非常重要的法宝。

这个项目和另外两个项目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差异,相对风险系数也是比较低,当然在2021年国际马联针对盛装舞步的设备更新了一个条款,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所有人必须佩戴头盔。在此之前大奖赛,特别科目大奖赛、自选科目,大家戴礼帽,和这项运动整体呈现出来的效果更加自然。现在为了考虑到骑手的安全,今年所有科目、所有级别都必须佩戴头盔,也是为了更好地保护骑手的人身安全。

搜狐体育:最早的时候盛装舞步是欧洲一个皇室运动,最早的装束都是很固定,演变到现在考虑到人马安全问题,在很多的装备和各种着装上会有一些改变。包括这次不止盛装舞步,包括马术的团体赛较之前的奥运会团体赛也有所调整。

尹少坤:国际马联从他们的层面考虑,希望有更多的国家、地区乃至更多的大洲能够参与到马术这项运动当中来。里约奥运会结束之后,国际马联提出更改东京奥运会团体赛赛制的提案,反对这个提案的国家是欧洲的传统强国,对于他们来说,四选三他们赢的概率把握大很多。这项运动偶然性非常强,三个人都算成绩,你永远不知道马在场上会出现什么问题,突然间停下来或者突然间落马的状况即便在奥运会赛场上其实也并不罕见。在这种情况之下,传统的欧洲强国最终有九个国家投出反对票,一百多个国家都是支持票,支持票肯定来源于相对比较弱的国家,因为他们有更多的可能性拿到奥运会的参赛资格和门票。还是回到刚刚说的三个项目,这样一个赛制对于盛装舞步项目来说其实变得突然间没有任何悬念,因为太强了,并且偶然性非常强。大奖赛的科目460分的总分,就算两三个动作做不好,其实把它得分拉一拉,总得分还是太高了。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觉得只要明天的比赛不是德国队这几位骑手被淘汰,团体赛冠军几乎没有悬念。很多的规定动作,即便有一个动作做不出来,给它3分4分也不影响总得分,德国军团实力太强了。对于障碍和三项完全是两个概念,这两个项目的偶然性太大,这种情况下多一个人,尤其是对于传统的强国,他们四个人实力均衡的情况下,对于整个团体赛成绩会产生非常直接的影响。

中国马术队场地障碍队

搜狐体育:我们看到这次的盛装舞步中国并没有派出参赛选手,接下来29号左右将会开始三项赛的比赛,包括到8月份以后的场地障碍赛的比赛。这两个比赛都有中国队比赛,三项赛有孙华东、包英凤、华天和梁锐基参加,团体障碍赛有李振强、李耀锋、张佑、张兴嘉,这八个人分别参加两个不同的项目,对于这两个项目我们先抛开队员,先说说这两个项目目前的比赛规则。

尹少坤:三项赛和里约奥运会是相同的赛制,要比三个项目(盛装舞步、越野赛和场地障碍赛),三个项目中有一项越野赛,所以会特别累,所以不可能把团体和个人区分开,再比两轮,还是从团体开始打起。没有拿到团体资格的人马组合也会统一编排到整个队伍当中,像盛装舞步一样,灵活排名,这也是为了公正。对于三项赛来说,第一个盛装舞步项目,三项赛有属于三项赛的盛装舞步科目。在这个过程当中三项赛的盛装舞步有属于自己独特的科目,包括三星二星一星四星五星,也是不同的难度,采用盛装舞步的科目难度也是不一样的。来到奥运会基本是五星的水平,是全球最高水平。在这个过程当中,对于所有的骑手和马匹提出的要求非常高。第二项是越野赛,越野赛基本是非常自然的环境,所有的障碍其实都是实体的固定障碍。比赛过程中如果马碰到障碍并且碰得非常严重,后果就是人仰马翻,障碍基本不太会移动。在这种情况之下,越野赛的风险确实是所有项目当中最高的,每年在越野赛比赛过程当中受伤非常普遍。说到受伤,这次德国队受到非常大的影响和冲击,就是主力阵容一位非常有名的女骑手英格丽德受伤,她是17、19年欧锦赛连续个人赛冠军,基本上等同于奥运会的个人赛冠军,甚至比奥运会的竞争还要更加惨烈,欧锦赛的水平领先于全球。这样女选手的缺席,对阵容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越野赛是第二个项目,越野赛结束之后,马要验马,来到场地赛最后一个项目场地障碍赛的比赛。团体赛高度125,个人决赛到了130,关键不是说这些马不具备能力,而是前一天跑完近十公里之后,简单休整之后,马也全身酸痛的情况下,至少有一些肌肉的反应,马上来到场地障碍赛,最终这个结果会怎样,其实大家都不知道。包括越野赛之后为什么第二次验马,就是要看马是不是有伤病,会不会长途奔袭腿肿胀,有可能来不到场地障碍赛的现场,现在都说不好到底三项赛谁能赢。2018年世界马术运动会英国加冕团体冠军,2016年里约奥运会法国队拿到了冠军,2012年是德国队,包括新西兰也非常强。新西兰在奥运会三项赛历史上无论团体还是个人金牌都是唯一能和德国队掰手腕的队伍。新西兰此次普莱斯夫妇坐阵,这两位在全球重大比赛当中是前三名的常客,阵容也非常齐整。在这种情况之下,刚才说到这几支队伍可能都会来染指今年的团体赛冠军。这么大的偶然性之后不好说。其实我们还可以着重关注一下日本队,日本队三项赛非常强,2018年世界马术运动会是团体赛第四名,主场作战日本队还是希望能够冲一冲奖牌。

现在是三选三的阵容之后,整个比赛的偶然性变得非常大,当然不排除刚才说到这支队伍有可能有骑手被淘汰没有团体赛的成绩,这是为什么欧洲诸强反对团体赛最重要的原因,因为是不容有失。不是在于谁比得更好,而是在于谁不出现失误,这也是团体赛一直以来最核心的因素。

搜狐体育:这次三项赛和场地障碍赛中国军团其实是第一次历史性以团队的身份参加比赛,我们后面接下来会有几期对话连线,后面我们也会讲到场地障碍赛比赛的情况。我们这期时间有限,先讲讲三项赛。三项赛有很多偶然性,包括风险性很大,对于自己马匹参赛过程当中所出现的任何事情都是不可预判的,三项赛过程也是所有项目中最难的,而且是最需要考虑综合方面因素的一个项目。比如,盛装舞步之后的第二天越野赛不能出现失误,即使没有失误,在障碍赛之前的验马还需要看马有没有伤病,能不能参加场地障碍赛,这个完全是基于马匹福利保障的情况下的三项赛,最终的结果一切皆有可能。目前,中国队之前华天打过两届奥运会,现在对于其它三位选手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孙华东和包英凤来自江苏马协,梁锐基来自广东,对于这三位选手少坤之前也有跟他们有过交流沟通,他们对于备战奥运这块也做了很多准备。孙华东和包英凤包括梁锐基。的实力有何整体的评估?

尹少坤:这是中国马术代表团第一次拿到三项团体赛的参赛资格,之前华天参加过北京奥运会和里约奥运会,在里约奥运会拿到个人赛第八名的成绩,创造中国马术运动发展的历史。今年在中国马协的带领之下,在江苏、广东队共同努力之下,中国马术队又创造了历史。今年的奥运会对于中国马术队来说,有两个团体站上奥运赛场已经书写了新的历史。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还是在说,无论今年拿到怎样的成绩,对我们来说真的都是一个新的历史突破。从非常坦白和客观理性的认知来说,我们的马术运动和全球一定是有差距的,因为有这种偶然性,所以可以让我们对某种意义上的结果有一个期待,但是大家没有必要说我非要进前三名怎样怎样,这个并不是非常理性的认知和判断。

包英凤(左)与孙华东(右)

首次来到奥运赛场之上,说到这件事情,为什么江苏队这次会有两个骑手入选代表团?当然在今年中国整个军团当中只有这四位骑手拿到奥运会资格,三项赛和其它项目一样有最低的达标线,在马术比赛当中就是MER线。三项赛中越野赛偶然性非常大,国际马联在这方面不敢有任何疏忽,不能说我给你稍微降降难度,过MER线,这是不现实的。一旦在奥运赛场上出现危险状况,国际马联是直接负责人,这种情况下对于三项赛来说拿到这个资格非常非常难。说到江苏,在2018年年初当时中国马协提出来组织中国马术队冲击东京奥运会,在这之前江苏队已经在做努力准备。起因是天津全运会上江苏队0.3分之差丢了团体和个人两枚金牌,在场地障碍赛踢落了砖墙当中的一块砖,江苏队两位骑手踢落一块砖,他们在障碍赛之前领先广东队8分,当时包英凤也是踢落一块砖。时任江苏省马协主席沈厚峰说,很多人说运气不好,他说这不是运气问题,还是我们的绝对实力还是不够。那届全运会结束,江苏说我们要用备战奥运会的标准备战今年的陕西全运会。在这样一个起因之下,孙华东和包英凤在过去近四年当中基本所有的时间都在欧洲进行训练备战。

我第一次和他们这边接触是在2018年年初,当时包英凤和孙华东入选中国马术队,已经开始准备完整备战计划和进程,在海澜集团的支持之下,这两位骑手解决了欧洲的工作签证,也就是说他们解决了备战中最大的难题。过去近四年时间,这两位骑手基本全程在欧洲,每年重要的时间节点会回到国内,包括2018年、2019年,他们首先在这期的资格赛当中帮助中国队拿到团体赛的参赛资格,那是5月份,后来回国,每次回国和他们短暂聚聚,很多历史性的时刻包括2019年在意大利全球最后一场资格赛当中,包英凤和孙华东双双过线,帮助中国马术队留住了团体赛的参赛资格。如果这俩人都没过线,那么团体赛的资格就丢了,那是全球最后一场比赛,不成功则成仁的状态。2019年的比赛难度非常大,大风大雨,尤其越野赛不可预知性非常大。大风大雨的天气,场地泥泞,比赛的状况让人觉得大概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最终顶住了,帮助中国马术队拿到推迟之前东京奥运会的门票,后来就来了疫情。来了疫情之后,对于中国队非常不友善的一点在于你要重新过MER线,九死一生的这样一种状态。中国骑手不像欧洲骑手过MER线可能类似于日常训练似的非常轻松,他们也非常习惯,但对中国骑手来讲变得难度非常非常大。本身大家就一直在冲击MER线的过程当中,好在刚刚说到的,因为江苏的两位骑手孙华东、包英凤解决了欧洲的工作签证之后,在疫情情况下他们在荷兰自己的训练基地一直进行备战工作。2020年这两位骑手过得还是非常顺利,首先孙华东和备用马先是过了MER线,19年通过MER线这匹主力马,来自东京的Lady ChIn,过了成绩确认的MER线。在2020年,孙华东搭档两匹马过了MER线,包英凤不能说在玩心跳,他的主力马去年年底过了MER线之后遭遇伤病,鲍云峰只能和备用马,就是这次带到东京奥运赛场上的这匹马,开始一点一点去冲击。过MER线从低级别比赛不断打起,二星级,三星短、三星长、四星短、四星长,前前后后要参加很多场比赛,并且在四星短四星长之间不能连续参赛,比完之后近一个月三周的时间才能来到四星长,整个周期非常漫长。正常运转的节奏和进程之后,又来到了2020年全球最后一场比赛,还是在意大利,还是相同的场地,那时候疫情还是非常严重。这种情况之下整个团队就说,你是不是非要去拼这样一场比赛,能不能到2021年再过MER线?包英凤很不乐意,我又在欧洲,又付出一年的时间,现在说有这场比赛不去,我所有的机会就要等到2021赛季比赛再冲击MER线,包英凤给江苏马协的秘书长刘煜打电话,无论团队去不去,我都要去。刘煜义无反顾支持包英凤的决定,在这种情况之下,领队直接通知教练团队,这场比赛必须要去。他们从荷兰拉着马去了意大利,参加了这场比赛。

这场比赛整个团队包英凤没有下马车,来到赛场衣食住行所有的这几天时间全部在马车上度过的,那时候疫情非常严重的情况之下,大家又怕感染新冠,又怕马感染病毒。就在这种状况之下,包英凤在2020年最后一场比赛过程当中和他的备用马过了MER线。之前华天和两匹马过了MER线,2020年年底帮助中国马术三项赛锁定了推迟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应该说真的非常不容易。在这个过程当中,梁锐基因为签证的问题,包括疫情的原因,一直没有能够返回欧洲,他在今年的四月底才好不容易从中国去到了欧洲,在这种情况之下同样在今年最后一场比赛当中和它的备用马通过了东京奥运会的MER线,这才让中国三项赛最终组出齐整的团体赛阵容。三人就能组队,没有替补,基本上意味着你没有任何可以容纳意外的空间,你即便马匹在空中运输当中,马出现状况,到了赛前验马不过,没有替补第四人,团体资格就没有了。现在具体中国代表团谁会是替补骑手还要等最终的确认,每支团体赛的队伍在开赛前两小时之前最终确定团体赛参赛阵容。在这种情况之下,因为有四人,还是给队伍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余地和空间。

搜狐体育:刚才少坤讲到,孙华东、包英凤在奥运备战的时候,对马匹的调教包括日常训练,他们大部分在欧洲度过。我之前看到报道,他们抛家舍业,备战奥运会,家里什么事都不顾了。

尹少坤:对于孙华东来说,没有结婚成家,但是有女朋友。过去几年他们回到国内的时间非常有限,从2018、19到现在,全部加起来在国内可能都不会超过三个月的时间。只是过春节的时候短暂从国外回到国内,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12月底才出的隔离,过完年2月中下旬直接飞回欧洲。基本就没有时间,对于包英凤来说更难一些,上有老下有小的状态,前两天和江苏省马术队的队长兼教练助理阮洁在聊,他说他女儿这几年上幼儿园上小学他基本全程没有陪伴,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如果大家有小孩的话,那一瞬间的心理感受,像阮洁包括他们的领队刘玉的孩子都是小女孩,鲍云峰的也是小女孩,作为父亲觉得对于小女孩这种陪伴这几年的缺失,可能他们自己都会感觉到心里不是特别舒服的感受。

搜狐体育:两地相望还是特别苦,这种苦只有自己才能忍受。刚才说到三项赛其实是比较难的综合项目,在调教马训练马的时候,还要做盛装舞步,还要做越野赛,还要做场地障碍。那么马其实在很长时间的训练过程当中,因为有很多马对水,对一些颜色都会有一些恐惧,其实为什么说难,难就难在要让马适应这三种不同项目当中所要涉及的各种因素才能把三项赛的成绩提高,三项赛从根本来讲,从运动员来讲,从马匹来讲,还是很难的,它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跟马匹相处。

江苏省马协最早把三项赛作为奥运标准来进行训练,我们也能看到他们其实也是做出很多准备,比如国内比较顶级的马医院,三项赛是特别危险的一项运动,对于马匹运动都很危险,马匹受伤了怎么办?在国内比赛马匹受伤到哪里去看?江苏省马协已经提前把这些准备工作做在前面了,不可否认的一点,江苏马协对于三项赛项目的推动确实也是贡献了自己的所有。中国马协也是一样,与江苏省马协共同努力,为三项赛创造很多比赛条件还有运动员各方面的环境。对于目前来讲,孙华东和包英凤二人的战马状况怎么样?

尹少坤:这两匹马之前没有坐过飞机,所有的马到了日本东京,从最近这几天日常大家的交流和沟通,包括日常训练来看,这群马的状态还是非常理想。今年疫情的原因,大家分批到分批撤。在这种情况之下今年的开幕式我们也是看到了,到达东京的这四位三项赛骑手也参与到了开幕式中国代表团的方阵当中。疫情的原因,今年整个所有的阵容都在缩减,这次日本东京的马术队主教练也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一直是江苏省马术队的总教练,这位教练是荷兰三项赛国家队的主教练,带队参加奥运会的比赛。应该说整个备战经验还是非常丰富,他的儿子也是江苏队的一位教练,原本他也是要代表荷兰参加奥运会的比赛,也是在奥运会之前在德国参加完一场比赛之后直接跟荷兰马协说我的马状态不好,我放弃个人赛资格。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是今年没有前往东京参加比赛。这还是我们一直在说的,对于全球最顶级的骑手来说,他们是不是参赛不是考虑说我非要去参加这场比赛,而在于我的马可能没有在最佳状态。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第一时间都做了取舍,包括障碍赛也是名单出来之后很多主力骑手都说我们放弃今年的东京奥运会,像德国障碍队前世界第一也是奥运冠军克里斯阿尔曼,她说我这匹马状态不好,有一些小状况,今年无法参加比赛。虽然很遗憾,但是考虑马的身体状况,整个队伍也很理解。很多队伍在这之前,包括刚刚说到盛装舞步瑞典的一哥帕德里克到了赛场,还是退出比赛的争夺,在于马的状态不允许参加这样一场比赛。

在这种情况之下,因为有非常强大的保障团队,那么其实包英凤和孙华东在飞往日本之前有一周的时间就在模拟日本高温湿热的环境,他们开空调往室内马房打热风,来模拟日本三十五六度非常湿热的天气状况,就是要让马做好我到了日本之后在户外比赛这种天气状况你怎么去适应这里气候的环境。对于很多马来说,尤其气候的极大转变就像人倒时差或者人长途奔波之后疲劳,马也是相同的状况。现在马基本到了日本快一周左右的时间,最近这些时间也在进行赛前的训练,包括马的身体状况调整。因为有非常完善的团队作为保障,包括这次随队的奥运兽医是江苏队和荷兰一直固定长期合作的兽医,应该说大家在前期了各项准备工作方面做得还是非常足,包括在德国亚琛飞往东京之前必须有七天的马匹隔离,进隔离之前,马匹进行所有的检查,确保马的身体状况无碍,同时各种疫苗注射是不是完整,马也没有其它一些状况,确保所有的马不会说我感冒了我得了流感,把其它马传染上。在此之前身体状况方面非常健康完备的马才能够坐上前往东京的飞机,在这种情况之下各方面大家相对做得比较到位之后,至少从目前来看,应该说大家整个状况还是比较好。另外刚才说到,对于自身的实力定位和判断,大家心中相对比较客观和理性。当然,冲击金牌冲击奖牌肯定是我们所有人的希望和目标所在,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大家心态能够更加放松,尤其对于马术这个项目毫厘之间的感觉上,微不可参,妙不可言的东西非常好的心态,很多时候对于比赛的进程能够起到非常好的保障。

搜狐体育:之前江苏省马协秘书长刘煜之前也是说到过关于孙华东的事情,孙华东当年好像因为备战比赛也是心理憔悴,一度想过放弃……

尹少坤:那时候谈不上备战奥运会,孙华东是河北人,在朋友介绍之下来到江苏省马术队,确切说那时候是江苏海澜马术国际俱乐部,包括当时包英凤和孙华东来到队里的时候,还没有说要组建江苏省马术队,十年之前很多省没有队伍,他们过去是为了海澜国际马术俱乐部飞马水城持续了十多年的盛装舞步表演。包英凤当时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的任务是调马。十多年前沈厚峰,也就是现在江苏马协的主席牵头来做这个事情,当时先做表演,那个表演已经持续了十多年了,很成熟,很多人也都去那里看过这场比赛,把欧洲宫廷皇室的表演搬到中国江苏江阴。包英凤来到这里都是荒地,什么都没有,董事长跟我们说,你们只要坚持下去,未来一定会很好。在这种情况下包英凤已经在这里待了十多年,他是内蒙人,在马背上长大,最早包英凤是速度赛马的一名骑师,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觉得可能没办法在这个速度赛马,确实对于年龄、体型方方面面要求很高,没有办法一直做,就转型来到这里。那时候就是调马,这些马很年轻,很多时候不能上背,在这种情况之下,就天天调马,把这些马调顺之后,给女子队。女孩都是新招来不可能让她们直接上这些马,所以开始调教让女子队开始骑,因为这样包英凤来到这儿。后来江苏省组队,真是通过这样一个选拔成了江苏省马术队的一名骑手,孙华东比包英凤来的晚一些,没有任何基础,并且之前也和这个项目离得有点远,人介绍来之后从零开始一点一点开始练。

这个项目总归在马背上,有些时候就是不开窍,那时候孙华东刚刚到队里别说备战奥运会,真是在队里站不稳脚跟的状态。他说舞步路线我记不住,可能训练的时候我没问题,一到赛场上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状况。因为那时候队里人比较多,主教练要权衡整个江苏队每位骑手和队伍的匹配,在人比较多的情况之下,主力马相对有限,因为总是出状况,你比赛总是拿不出来成绩,没有马分给你。在这种情况之下,孙华东觉得可能我也没有太多的希望,后来就跟刘煜提出来,哥哥我想要离队。那个时候你在队里如果连队里都站不稳脚跟,就没有马,对于专业队来说没有马在这个项目上没有任何可能性。前两天和刘煜开玩笑,你当年拒绝了孙华东同学。他回答说:“我拒绝什么?他要离队你没有同意。”这并不是玩笑话,而是真实发生的情况,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刘煜当时的拒绝,觉得孙华东未来是可以有这样的能力,他觉得华东身上天生属于比较自信的骑手,很多时候在比赛过程中需要这样一些自信,在这种情况下把华东留在队里。包括天津全运会当时前期选拔也是状况百出,险些没有搭上天津全运会的末班车,他顶住了,获得了进入中国马术队的机会。

天津全运会他是个人赛第七名,团体赛亚军,成绩不错。一次又一次,当机会来临的时候,最初不断错过之后,最终在最要命的时候还是把握住了这个机会,最终能够有现在这样一个成绩。真是说前期可能非常难之后,反而在奥运会备战过程中确实走得挺平顺的一位骑手。

搜狐体育:我们看到千里马需要伯乐,我们在刚才开玩笑的过程中也发现,伯乐慧眼最终还是产生了一位奥运骑手。我们看到这一段时间包括前一阵子刚结束的江苏省青少年马术锦标赛,当时在场地北边有一片场地,当时参加报名的选手才七个人还是六个人。后来有人临时又没有去打比赛,三项赛在国内的人数很少。那天比赛的人为什么赚了?前三名确实也是拿到国家一级运动员,国家二级运动员,国家体育总局的文发布之后,对运动员的规定政策,对于马术运动是一个促进作用。中国的三项赛马术运动其实还是相对来讲认知比较少,很多人不知道三项赛到底是什么情况,甚至他们会觉得有一些三项赛具体的训练包括整个规则还不是很了解。在整体的过程当中,我们看到国内能够打三项赛的选手真的太少了。

尹少坤:真的非常少。广东队的梁哥,天津全运会的四金王,包揽了四项金牌,真是因为疫情原因,对于他的备战产生非常大的影响。返回欧洲之后和这些马基本18个月没有见面的情况下,能够拼下资格也是非常难。数来数去,国内三项赛的骑手就那些,这几年基本没有看到新鲜面孔涌现,不仅这种状况,很多三项赛骑手说我们还是比场地障碍吧。对于三项赛国内参与人群体量非常小的情况下能够拿到这个资格真的非常难。

搜狐体育:而且现在整个训练各方面要比其它舞步包括场地障碍赛付出更多。今天因为时间关系,整个三项赛包括之前盛装舞步大概的情况,也跟大家去做了一些阐述。接下来未来几天会跟少坤也可能还有其他的神秘嘉宾再进行连线,包括接下来的场地障碍赛。今天中国场地障碍赛队完成隔离,从德国时间昨天晚上已经出发,目前应该抵达了东京。

尹少坤:准备落地的状态。

搜狐体育:场地障碍赛队包括三项赛队也将在东京奥运会的奥运村里面胜利会师,我们希望通过节目的梳理,让我们了解马术这个运动项目,希望让更多的这些人参与到马术运动当中。马术运动在国内确实相对于欧洲这些国家比较落后,但是从目前阶段来讲,中国的马术还在上升期,有更多的人能够了解这项运动,认知这项运动,那么中国的马术运动才能不断去发展。当然,我们也希望中国马协包括各地马协能够像我们培养奥运选手一样拿出这股劲,中国马术充满希望。我们希望三项赛比赛,因为它已经创造了中国的三项赛团队出线的历史,我们也希望他们能够拿到奖牌,更希望他们人马平安取得好的成绩,给大家交一份非常满意的答卷。

非常感谢少坤老师一个小时的连线,我们下一期节目大家锁定搜狐体育,跟大家一块儿聊聊关于场地障碍赛里的故事。谢谢大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沙龙体育在线_Welcome » 奥运会马术项目解析 盛装舞步悬念小三项赛最艰难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